一群中学生的小说写作试验
来源: 北京日报  2017-09-29 10:44:56  www.k618.cn
内容提要:上周,《儿童文学》《读友》《十月少年文艺》三家杂志社分别接到了一批北京小作家的短篇小说,有19篇之多。这些小说是通过北京作协推荐给编辑部的,它们是作为北京中学生小说写作的试验成果,得到了推荐。而这样的试验,这么多年来在国内还是头一次。

  原标题:一群中学生的小说写作试验

  上周,《儿童文学》《读友》《十月少年文艺》三家杂志社分别接到了一批北京小作家的短篇小说,有19篇之多。这些小说是通过北京作协推荐给编辑部的,它们是作为北京中学生小说写作的试验成果,得到了推荐。而这样的试验,这么多年来在国内还是头一次。

  大学教授累得中途想放弃

  试验于今年暑假进行,以北京作家协会小作家分会首届少年作家讲习班形式进行,为期七天。课程体系经过了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文学创作研究所所长张柠教授的精心构想,每天由讲课、练习、讨论三个单元构成。

  一周下来,张柠每天讲一个主题,小说中的人物、语言、细节、情节、结构等一一讲过。孩子们每天写个四五百字,共完成3000字左右的短篇小说。助教再将孩子们的作品收集、打印出来,分发到每人手中,进行分组传读、讨论。到了晚间,讨论结果会反馈给张柠,由他阅读作品后再进行点评,为作者接下来的写作定下主题、走向。

  回想这七天,张柠直言不讳地说,“如果再让我去讲,我得琢磨一下,这对身体是个挑战。”每天上课过后,他累得一句话都讲不了,讲到一半的时候,甚至想过放弃。张柠给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中小学校长讲过文学、写作,但他说,头一次给孩子们讲小说课,却是最苦的一次。最苦的是“语言转换”,他每天大脑处于高速运转中,叙事节奏、叙事结构等小说写作专业术语,全部转化为生动的大白话,而且要配合肢体动作。

  张柠说,一上来他就给大家设了一条底线,“对文学没有意义的东西,都要从头脑里清场。”他还订出了约法三章,“不写我们班、我们家,不写自己的经历,要通过无中生有来写。不用第一人称,要用第三人称。”他让孩子列出没有任何关联的三件事,再将这三件事变成有关联的故事。刚开始时,从来没接触过小说写作的孩子们,一下子就蒙了。

  张柠的几位硕士研究生作为助教参与了试验。贾国梁说,帮助中学生学习小说写作,还是头一次,“说实话,我被《海之音》的作者陈玥彤的写作惊艳到了。”陈玥彤的小说进行到1000字的时候,一度进行不下去,贾国梁发现了其中的亮点,“她写葬礼、写死亡,都是非常重大的主题,而且她的叙事脱胎于散文,又超越于散文,有中国诗话小说的影子。”贾国梁出主意说,弱化情节,把文字感觉、美的感觉呈现出来,“后来按着这个走向,这个孩子越写越好。”

【编辑:未网中小学刘嫚丽】
  • 近日,武汉市第九医院公布2017年青山区22所中小学校18977人视力筛查统计报告。统计显示,超过八成视力低下的孩子,眼睛“曝光率”达不到2小时的“合格线”。市九医院眼视光中心主任李海波提醒家长,在室内待的时间过长,正在将越来越多的孩子过早置身于近视的危险之中。
  • 又到考试季,海外学子也开始忙碌地准备考试。那么,如何应对才能顺利度过这令人忐忑的“考试季”呢?
  • 目前,海归求职专业匹配度不高,仅三成海归,其首份工作与所学专业直接匹配。
  • 近日,我区发文对中小学校内课后服务工作提出指导意见: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学校提供早餐、午餐、校内午托及课后兴趣班等。这意味着,前几年被取消的校内午托,有望在全区范围内逐渐恢复;学校还可与校外机构合作,在下午放学后开办各种兴趣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