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小学频道 > 今日话题 > 时隔16年 科学课重新回到小学一年级的课堂

时隔16年 科学课重新回到小学一年级的课堂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18-01-10 13:35:13  www.k618.cn
内容提要:科学课回来了。曾宝俊的许多同事非常兴奋,纷纷要求到一年级教科学,尽管跨学段教课会让他们的工作量增加一倍。“这是个全新的领域,而探究和尝试原本就是科学老师的天性。”

  用16年回到一年级

  接到来自教育部的电话时,曾宝俊正在参加毕业25周年的同学聚会。放下手机,他就兴奋地把通话内容告诉了同学们。

  那通电话只有几分钟,他后来意识到了它的意义。身为江苏省的一名小学科学课教师,他被邀请加入教育部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组,参与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组里14名核心成员,有院士、教授,他是唯一一名一线教师。

  4年后,全中国的小学生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2017年9月起,小学科学课程起始年级由3年级提前至1年级,定位为与“语文”“数学”同等重要的“基础性课程”,并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的内容。

  时隔16年,科学课重新回到了小学一年级的课堂。

  接到那通电话时,连曾宝俊自己都难以预料,科学课“地位”会有如此飞跃式的提升。25年前,他毕业于扬州师范学校,大多数同学当了中小学的语文或数学教师。那天参加同学聚会的37个人中,专职的科学教师只有3名。

  他还记得,课标组的第一次会议是在冬天,北京刚下过雪。可是在参会者看来,科学课的春天就要来了。

  春天不是突然降临的

  曾宝俊开始他的教师生涯时,科学课在中国的小学课堂里还不存在。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扬州的一所乡村小学教语文。当时全校只有6个班,12名老师,学生最少时只有100多人。

  1992年,当时的国家教委颁布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自然教学大纲》,首次规定从小学一年级起开设自然课。在此之前,这门课在3年级开设。

  最初工作的6年里,年富力强的曾宝俊从未教过一节自然课。他说,在学校所有人的认知中,这门课因为“轻松”,是专门留给怀孕女老师的“大肚课”,或是由教学任务不多的校长来教的“校长课”。很多时候,这门课会直接被任课老师取消,彻底变成“自习课”。

  一次胃出血后,为了养病,曾宝俊转任低年级语文教师,兼教自然课。实验器材不够,他就把篮球当作地球仪教地理知识,用棉签沾取花粉,带着孩子们做实验。低年级的学生上课爱捣蛋,课堂经常是乱糟糟的。可他却慢慢觉得,这门课“太有意思了”。

  1998年,曾宝俊家里刚装上座机,为了教授月相知识,他让学生在每天月亮升起的时候给他家打电话。那段时间,他家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

  他还把自然课的教学方法运用到了语文课堂上。教李白的《赠汪伦》时,他问学生“桃花潭水深千尺”一句中为什么要用“千”而不是“万”;汪伦送给李白的歌是什么内容;生活中关于送别的歌曲有哪些。

  2001年《全日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颁布之后,他瞬间从一名拥有5年经验的“自然老师”变成了“科学老师”。那是中国首次提出小学科学的课程标准,“自然”课程正式更名为“科学”,但取消了在小学低年级的单独设科,取而代之的是“品德与生活”课。

  从“自然”到“科学”,在曾宝俊看来,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教科书开始有了系统性的内容,涵盖了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科学三大领域。

  当时,学校里只有曾宝俊能够教科学课。由于精力有限,他也只教了三年级的一个班级。新课标刚刚实施,尚未推进到他所在的江苏地区,他就自己从出版社买了几十套教材,用新的《科学》课本替换掉了《自然》。

  科学课对学生的影响异常明显。曾宝俊教的班跟另一个班相比,平均学习成绩原本非常接近,但是一年的科学课下来,其他任教老师都明显感觉到,这个班的学生“不一样”,“反应迅速、思维灵活”。语文、数学等科目的成绩也要高出其他班级一大截。

  “这门课不仅有趣,而且重要。”曾宝俊说。

  新课标颁布的同一年,中国科协公布了中国公众科学素养的调查结果,中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1.4%,即每千人里只有14人具备基本科学素养。

  作为学校6年级的语文“把关教师”,曾宝俊在语文上的教学成绩非常突出。当别的学校来聘请他,他却只有一个条件:放弃语文,做一名专职的科学教师。

【编辑:张昕晔】
  • “青少年是体育产业的未来,没有这部分人群的参与,体育产业将失去活力。”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彭维勇表示,如果能让青少年走出补习班,走上运动场,每人掌握23项运动技能,将体育变为日常习惯甚至生活方式,“自然就会成为体育产业的消费群体或从业者,让产业有可持续发展的前景。”
  • 昨日,江苏大学来自荷兰、加纳、塔吉克斯坦、牙买加等国的留学生走进镇江市杨家门社区,在书法家的指导下学写春联和福字,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 最近,为应对流感高峰,本市各大医院纷纷推出便民措施,通过延长儿科门诊和急诊的时间、增加医生数量等方式,来缓解就诊压力。
  • 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杭城一位爸爸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每天早上送儿子上学,下午接儿子放学,晚上的应酬都推掉,陪着儿子一起打球、做作业。日前,杭州胜利实验学校四年级班主任李珍珍在校门口看到了感人的一幕:“这位爸爸紧紧拥抱着儿子,兴奋地嚷嚷着,儿子的马达终于启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