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小学频道 > 编辑推荐 > 脑瘫“博士”求学记:避免课间去卫生间 上课前不喝水

脑瘫“博士”求学记:避免课间去卫生间 上课前不喝水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19-04-22 14:50:29  www.k618.cn
内容提要:萃英山下,昆仑堂前,一个趔趔趄趄的背影,在人群中坚定前行。他无暇顾忌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目光,用蹒跚的脚步丈量兰州大学的每一寸土地,日复一日、持续七载。他就是谢炎廷,这位从小被诊断为脑瘫的男孩,正在兰州大学数学系攻读“博士”(除了没有学位,他的课程和正常博士一样——记者注)。


学习中的谢炎廷(左)。资料图片

  萃英山下,昆仑堂前,一个趔趔趄趄的背影,在人群中坚定前行。他无暇顾忌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目光,用蹒跚的脚步丈量兰州大学的每一寸土地,日复一日、持续七载。他就是谢炎廷,这位从小被诊断为脑瘫的男孩,正在兰州大学数学系攻读“博士”(除了没有学位,他的课程和正常博士一样——记者注)。
  谢炎廷出生11个月时,因发烧被送进医院,医生诊断小孩患了脑瘫。原本幸福的家庭没了笑声。从那时起,一家人就踏上了漫漫寻医路。
  北京、上海、石家庄、西安……谢炎廷的母亲刘小凤都已经记不清去过多少地方,“反正周围人介绍、媒体广告能治脑瘫的地方都走遍了”,但谢炎廷的病情并没有明显好转。
  辗转寻医疗效甚微,医生建议刘小凤生二胎。经与丈夫、孩子爷爷奶奶几番商量后,刘小凤打消了二胎的念头。“如果再要一个,就等于放弃这个孩子了。”从此,一家人又再出发,开启漫漫养育之路。
  谢炎廷到了学说话的年纪,刘小凤和丈夫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教他,从叫“爸爸、妈妈”到可以说出更多的字词。工作之余,刘小凤挤出时间陪伴小炎廷,她买来大量启蒙图画书,一有时间就守在孩子身旁,反复读给他听。
  有一天,刘小凤教小炎廷认识“医院”时,1岁多的他突然含糊不清地说,“这是爸爸上班的地方”,刘小凤心里突然一亮,她意识到孩子虽身有残疾,但智力没问题。
  谢炎廷7岁了,到了上学的年纪,能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去上学?刘小凤跑遍所有离家较近的小学,只有一家私立学校给出了“有点希望”的答复:正常入学可以,但是在学校出现安全问题的话,没办法负责。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谢炎廷上学的梦想破灭了。与此同时,刘小凤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孩子在家上学,我们自己教!
  买课本、备课、列课程表、上课,刘小凤和丈夫在家办起了“学堂”。谢炎廷的爷爷曾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爷爷退休后,主动充当起谢炎廷的“学习助手”,每次遇到难题,谢炎廷总喜欢与爷爷一起探讨。
  谢炎廷“泡”在家人的爱中长大,有时候,他也会耍性子。有一次,因为一点小别扭,谢炎廷和妈妈扭打起来,爸爸下班回家得知后问谁赢了。谢炎廷蔫蔫地说妈妈赢了,爸爸立马“愤愤不平”地说:“咦哟,真给我们男人丢脸!”顿时,家里又洒满欢笑。
  和普通孩子一样,谢炎廷也会贪玩。有一次学习时间,刘小凤推开房门,看到他在玩电脑上的纸牌游戏,还犟嘴说没有玩。刘小凤当时就让儿子选,是先玩再学还是先学再玩?谢炎廷选择先学习功课。从那以后,刘小凤再也没看到过谢炎廷做功课时玩游戏。
  “我们一大家人从来没有一点嫌弃,每个人都很爱他,他得到的一点不比别的孩子少。”刘小凤说,为了让孩子敞开心扉,家人尽量营造一种正常的家庭氛围,“该说说、该笑笑,也会有小争吵,就像每一个普通家庭一样”。
  从小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谢炎廷总是乐呵呵的。妈妈经常会问谢炎廷:“你觉得幸福吗?”他总是嘿嘿一笑,都说自己很幸福。有一次,谢炎廷对母亲说:“我有眼睛、有耳朵,能看到、能听到,还有一个温馨的家,我怎么会不幸福呢。”
  当生活慢慢透入一丝亮光时,命运再次跟这个家庭开了一个玩笑。2008年9月,15岁的谢炎廷即将“上高中”时,爸爸突发心脏病去世。一时,一家人的生活又陷入了困境。
  “他爸爸走了后,我也没心思再辅导他功课,而且高中的知识我也有些力不从心。”高中三年的课程,刘小凤参与不多,除了遇到迷惑时与爷爷一起研究讨论,谢炎廷一个人自学完高中文理科的所有知识。
  2011年,“高中毕业”的谢炎廷开始憧憬自己的大学。
  刘小凤咨询了兰州市城关区招生办公室,对方同意谢炎廷以社会青年的身份参加2011年理科高考。不能握笔写字成为参加高考的最大障碍。“考试前我们就商量好,他只做选择题部分。”刘小凤说。选择题答题卡的涂卡环节,谢炎廷提前在家练习了很久。
  选择题总分280分,谢炎廷考了262分,其中数学选择题满分,这样的成绩令谢炎廷和家人十分欣喜。但一家人又不得不面对现实:262分的高考成绩,谢炎廷不能被任何一所大学录取,通过高考上大学的路走不通。
  谢炎廷并没有气馁,还是要圆大学梦。母亲提议,带他去离家较近的一所学校旁听金融学课程,被谢炎廷当场拒绝,“我就想去兰州大学!”
  经朋友介绍,刘小凤和儿子见到兰州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院长张和平,表达了想要到课堂旁听的愿望。谢炎廷的经历令张和平颇为感动,当即同意他的请求。就这样,谢炎廷顺利拿到兰州大学的旁听“入场券”。
【编辑:张昕晔】
  • 又到一年高校自主招生时。近期,我国90所高校陆续发布2019年自主招生简章。与往年相比,今年的自主招生政策格外严格,招生名额减少、招生专业缩减、优惠分值降低……堪称“史上最严”。
  • 日前,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中心矮小门诊正式启动。该院内分泌遗传代谢中心主任巩纯秀表示,“当前矮身材儿童在全体儿童中在3%左右”,儿童矮身材只是一种表现,许多矮身材的孩子是由疾病引起的。
  • 日前,由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主办的“2019浙江省初中语文考试评价高级研修班”在杭州市天杭实验学校召开。来自全省各地初中语文教研员和骨干教师从“命题总结与反思”和“命题探索与改进”的角度共同研讨2018年各地中考卷,展望2019年的命题方向。
  • 随着年龄增长,孩子的脾气也渐长,所以有人称幼儿的两岁阶段为“terrible 2”。在一次亲子关系课上,有学员发问:“是不是‘terrible 2’过后,孩子就容易带了?”心理老师则戏谑地回应:“嗯嗯,在‘terrible 2’之后呢,我们会迎来‘terrible 3 , terrible 4及terrible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