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小学频道 > 编辑推荐 > 调查:中国二成青少年有电子游戏成瘾现象或风险

调查:中国二成青少年有电子游戏成瘾现象或风险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18-07-02 10:43:45  www.k618.cn
内容提要:刚刚过去的6月,一条消息牵动着成千上万个家庭的神经:世界卫生组织今年年初决定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相关规定已于6月19日起生效,游戏成瘾这个备受瞩目的问题,从此将写入政府医疗体系。

  青春期后游戏频率逐渐增高

  被电子鸦片围困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邱晨辉
  刚刚过去的6月,一条消息牵动着成千上万个家庭的神经:世界卫生组织今年年初决定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相关规定已于6月19日起生效,游戏成瘾这个备受瞩目的问题,从此将写入政府医疗体系。
  “网瘾离我们并不遥远,就我国而言,青少年游戏成瘾现象已经初步显现。”作为一名长期研究青少年健康行为的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青少年工作系副教授、青少年健康研究中心主任周华珍说,相比媒体时而曝出的网瘾个案,她所调研的网瘾现状要 “广泛得多”“直观得多”。
  最近,由她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成果之一《青少年成瘾行为调研报告—基于2017/2018青少年健康行为网络问卷调查数据分析》正式出炉。结果显示,尽管我国大多数青少年每天玩游戏的时间不超过3小时,但依然有18%的青少年玩电子网络游戏超过“4~5小时”。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独家专访时,周华珍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判断标准,我们通常认为,每周玩游戏超过5天、每天超过5小时就很可能成瘾,也就是说,我国大约五分之一的青少年已经有电子游戏成瘾现象或面临着电子游戏成瘾的风险。”
  23.6%青少年每周至少玩4天游戏 年级越高频率越高
  周华珍告诉记者,这份调研报告采用的调研指标,是“世界卫生组织-学龄儿童健康行为”项目组最新研发的2017/2018标准化通用国际调查问卷和测量指标体系,课题组选取了北京、湖北武汉、辽宁大连、辽宁岫岩县4个城市及周边郊区30所中小学的4991位学生,进行了网络问卷调查。
  结果显示有75%的青少年玩过游戏,这其中,17.5%每周玩少于一天(指频率,下同——记者注)的游戏,21.4%的青少年每周玩两至三天的游戏,5.9%的青少年每周玩四至五天的游戏,17.7%的青少年每天都玩游戏。
  周华珍说,从这一结果来看,我国青少年玩游戏的频率大都处于一个较合理的范围内,但其中频率较高的部分也值得注意。稍加分析可见,每周至少玩4天游戏的青少年占到了23.6%。
  报告还发现,男生玩游戏的频率明显高于女生,有23.6%的男生每周有两至三天玩游戏,女生则是19.2%;而在“每周至少4天”的时间段上,男生占31.9%,远高于女生的14.6%。周华珍说,该结果与以往研究一致,“这与男生的自控能力较差、好奇心较强以及性格因素都有关系”。
  年级方面,随着年级的升高,青少年玩游戏频率逐渐增高。尤其是到了高中阶段,该阶段的青少年每周至少玩4天游戏的比例高达31.8%。初中和小学这方面的比例分别是21.3%和16.9%。
  周华珍说,青少年玩游戏频率,主要和两个因素有关,一个是便利性,一个监管性。随着年龄的增大,年级的升高,孩子进入青春期后,有更多同伴交往的需求,在学习、生活中更离不开电子产品。这时候,学校、老师和家长主观上的监管相对有所放松,客观上的监管难度也有所增加,孩子们玩游戏的可能性更大。
  报告显示,北京的青少年每周至少玩4天游戏的比例最高,达25.5%;辽宁大连其次,为25.2%;湖北武汉是21.6%;辽宁岫岩则是20.3%。每周玩两至三天的比例也大致如此,北京最高,为24.2%;辽宁大连次之,20.7%;湖北武汉、辽宁岫岩分别是19.1%和19.4%。
  周华珍告诉记者,之所以选取这几个城市,主要是从城市类型、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来考虑,北京市是直辖市、武汉是省会城市、大连是非省会城市、岫岩是郊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不同地区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水平,该样本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这次调研涉及11所示范学校、19所普通学校。按照学校类型,又可以分为24所公立学校、6所民办学校,其中有5所职业高中。报告显示,示范学校的青少年,玩游戏的频率要低于非示范学校的青少年。职高的青少年玩游戏频率较高,尤其是在“每周至少玩4天游戏”的比例上,高达42.4%。
【编辑:张昕晔】
  • 第一次坐在教室里上课、第一次写作业、怎么回答老师的问题、上体育课是否知道脱外套、放学老师交代了什么事情……懵懵懂懂的小学一年级新生,对上学的具体要求并不清楚,一切都需要从头学习。孩子的“学之初”应该怎样有个好的起步?
  • 随着中小学生出国游学热不断升温,也出现了“游而不学”、“学而不研”、游学团变成购物团等不合理现象。如果说流于形式和异化为购物团还只是浪费时间和金钱,而低龄化游学却极可能导致孩子“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更值得提防。
  • 考生在填报志愿时,往往出现冷热不均的现象。金融类、计算机类、通信类等专业热度居高不下,医学、历史学、哲学等专业遭遇冷门。在专业选择时,部分考生甚至盲目扎堆填报热门专业。作为职业发展的起点,专业填报为何出现如此怪象?
  • 最近一段时间,杭城的中小学生都在期末考试。杭州长江实验小学在本学期最后一个哲学日里,给孩子们布置了一道思考题:为什么要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