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小学频道 >>今日话题 >> 学校隐形人:老师的孩子不好当
学校隐形人:老师的孩子不好当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17-05-19 11:30:04   www.k618.cn
内容提要:将孩子的成绩与自己的“能力”彻底剥离。亲子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谁也无法代表对方。

原标题:学校隐形人:老师的孩子不好当

高考结束那天,我感到无比轻松,不仅是因为高考结束,还有一种总算可以不被人关注,为自己而活的感觉。

我无奈成了给猴子看的那只鸡

高一入学时,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在校园里遇到心理老师张丽珊,我是该叫她老师还是叫妈?

一次,跟大学同学聊到了对教师子弟是什么印象?他们说,教师子弟给同学的感觉是有各种特权、飞扬跋扈……可是,为什么我当时却是 “夹着尾巴做人”,生怕被人发现呢?就像所有的八卦事件,在人群中都传播得超级快。面对高中同学的追问,我要么躲闪,要么默认,一直没有趾高气扬的感觉。

记得那还是周一早上第一节课,春末夏初的时节,潮湿又冰冷。任课老师与我妈妈关系很好,也算是我的一位阿姨。由于要准备会考,她上周四要求大家带另外一本教材。也许是中间隔的时间太久,很多同学都忘带了,我也是其中一员。

不知是天气的压抑还是老师对我们太失望,她毫无征兆地爆发了,她爆发的对象既不是全班同学,也不是没带书的人,而是——我。“郭子轩!你为什么不带?我强调了多少遍,为什么不把学习当回事?”窗外的乌云似乎飘到了我的头顶,飘进我的内心,惊讶过后是委屈,委屈过后是疑问,疑问过后便是爆发。“你给我出去!”我没有辩解和质疑,摔门离开了。

之后,这位阿姨私下找到我说:“轩轩,咱们是自己人,你得挺我、支持我,我也得替你妈妈盯着你,犯了错误我得更加严厉,你明白我的苦心吗?”从小就听着妈妈讲人际关系的我心里明白,老师这样做“好处多多”:一、子弟犯错与同学同罪,透着“大义灭亲”的正义感;二、可以向我老娘表明,我更关心你的孩子;三、子弟往往不会跟老师“逆反”,造成老师下不来台。我自然而然成为了给猴子们看的那只鸡。为了不让老娘夹在中间为难,我都没有跟老娘提起过这件事。

“耀华”是天津市数一数二的高中,高一入学我就胆战心惊,主要是因为我那并不突出的成绩。开学之初,我尽力维护和同学们一样的普通身份,却不想被一位老师在课堂上点破。那天他讲到职业生涯,讲到了学校老师的待遇,加了一句:“我说的这些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问问郭子轩,他妈妈也是咱学校老师。”

在全班同学的惊呼声中,我长时间的苦心经营宣告破产,从那以后,我觉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成绩上的压力更大了,还好妈妈从没有在这方面给我施加任何压力,即使是成绩不理想,哪怕是挂科,暴风骤雨的戏份在我家从没有上演。相信老娘用加大自身压力的方式帮我承担了更多。在这里也实在应该谢谢老娘。

作为教师子弟,我最大的尴尬还出现在社团活动中,妈妈早在我两岁时就创办了心理健康使者团,社团的哥哥姐姐曾经偶尔接送我去幼儿园、学前班,我也曾和他们一起去青年宫做公益活动,成为社团的团长是我少年时最大的梦想。

【编辑:】
  • 眼科医生们正在为一个数字忧心忡忡:20年前,上海市小学毕业生发展成为近视眼的仅为极少数,但如今,刚入学的6~7岁上海儿童的近视患病率已接近10%,三、四年级10岁左右儿童近视患病率超过50%。
  • 油城村位于河南省鹤壁市淇县800多米高的太行山上,村民们仅靠两条盘山路与外界相连。在村子的东北角,有一个特殊的小学——油城学校,目前,这所学校里面只有一个老师和一名学生,被称为是“最孤独的学校”。
  • 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的有关要求,进一步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充分发挥学校在推进科学教育的主渠道作用,推进青少年科学教育和科技创新活动深入开展,市科学技术协会、市教育局决定在今年开展兰溪市首届青少年科技教育特色学校的评选活动。
  • 40岁男子扣饭碗在父亲头上 父亲:他只是个孩子